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娱乐日报刘真去世后丈夫首发声;前女友怼小五

未知 2020-03-25 03:04

  原标题:娱乐日报刘真去世后丈夫首发声;前女友怼小五金恩圣;徐娇回应居家隔离质疑

  3月23日早间,一份“明星移民录”出现在网络上,其中“赵本山举家移民加拿大”引人关注。有媒体电话采访赵本山。赵本山回应移民传闻称:“没有那事,那是假的。我从没有移民,我全家户口现在都在辽宁!”

  二月初,刘真因心脏出现问题做手术,结果手术失败,抢救45天无果,享年44岁。

  有心脏科医师表示,传统心脏手术成功率几乎100%,但也有1%的失败率,刘真选择了传统术式中的微创方法,很不幸地成为那1%,他希望借此提醒民众手术皆有风险,尤其伤口越小的手术,风险越高。

  据台媒报道,其实刘线天前就已经不行了,但是老公辛龙不愿意放手,每天痛哭念万遍佛经。

  辛龙甚至还通过关系找到台湾雷藏寺的师尊,恳求师尊救救爱妻,然而法会过程中出现不祥预兆,师尊摇头表示“救不回来了”,劝辛龙放手。

  除了大小S、梁静茹等人不舍刘线日凌晨,伊能静也发文悼念刘真:“谢谢那一年我在北京的婚宴,你远到而来。那一晚他的歌声、你穿着紫色长纱裙的美丽,让宾客都惊艳不已。你就这样把最美好的模样留在我们心里吧。”

  陶喆透露听闻刘真病逝的消息十分难过和遗憾,虽然一直知道对方病情危急,还是不舍刘线年陶大伟逝世前,大家常会聚餐吃饭,席间刘真聊起音乐和舞蹈,“

  据悉,刘真老公辛龙同老板吴宗宪、公司负责人余天及邱黎宽一同为刘真办理后事。

  余天表示,辛龙希望刘真可以美美的离开,因此将不举行告别仪式。而追思会计划于4月22日举行,届时会在寒舍艾美酒店举行,追思灵堂则设在龙岩会馆,目前尚在布置中,25日开放追悼。

  事实上,今天有很多媒体跑去龙岩会馆,会馆早上8点多表示:“今日灵堂尚未布置完成,请媒体朋友不必到现场等侯,明天下午于2:22开放粉丝朋友吊唁,现场将采取分批分流方式避免群聚,进入会场需配戴口罩量测体温并用酒精消毒双手,一起做好防疫,谢谢大家。”

  3月24日凌晨,其对外表示,3月25日追思灵堂将于下午14时22分开放至17时,26日到29日,则从上午10时到下午17时。

  相信很多人都会注意到了22这个数字,刘线分离开人世,而追思灵堂第一天也是在下午14:22分开始。

  他表示,“22”这个数字,对辛龙与刘线日,小两口都会一起过“双双节”,辛龙还会特别准备一个小蛋糕一同庆祝。正因这个数字如此重要,所以刘线日,令人感受辛龙对爱妻的深情。

  自从刘真离世,辛龙至今未现身,邻居表示,辛龙家大门紧闭。吴宗宪透露说,3月25号下午,辛龙会现身灵堂吊唁爱妻,他会陪着辛龙一起向刘真上香。

  有传闻称辛龙今天会去帮刘真挑塔位,但吴宗宪表示辛龙那边乱糟糟,不会去灵堂,并称辛龙要很辛苦才能走出创伤之痛。

  不过,今天下午,辛龙终于出面,首度接受采访,他听闻外界说刘真没有医保,故回应称:“

  。”辛龙透露,霓霓不会去灵堂,她还太小无法应付这种场面,最后辛龙也呼吁粉丝,不要到火葬场送刘真,只盼大家把刘真美美的身影记在心底。

  “小五”金恩圣看着老老实实的,没想到闷声欠下那么多“桃花债”......

  前几天,他和张檬开开心心公开恋情,没想到炸出来“前女友”讨情债,具体情况大家可以点击这里了解,只能说真是有够狗血的!

  话说小五和张檬公开恋情时,大家都怀疑张檬插足了小五和女团成员吴宥萱的感情,因为了解小五的人都知道,他和吴宥萱谈了很久的恋爱,甚至还有传闻称两人领证了。

  虽然张檬没有插足吴女士,但随后有一位陈女士称,其实张檬是插足了她和小五的感情

  她爆料称,原本计划2019年9月17日小五生日当天一起去马尔代夫庆生的,可小五突然改口说想一个人散心,整理时间线后陈女士推测其实那时是和张檬一起的。

  陈女士说,她和小五分手前,小五曾和别的女生一起打游戏,还用情侣昵称,一个叫“工体张小白”,一个叫“工体金大黑”。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工体张小白”很有可能就是张檬。

  这两天,虽然小五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话题了,但是小五工作人员和陈女士私下却撕得厉害。

  陈女士生气的说,小五的工作人员曾联系过她,为小五求情,她本来已经心软了,没想到小五方面却执意把事情闹大,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

  小五的工作人员倒是语气诚恳,一直说小五要和陈女士道歉,不过公开道歉却不行,甚至还提及用其他方式弥补陈女士的心灵创伤。

  不知道小五经纪人是不是卖惨,在给小五求情的时候透露说“其实公司对于小五也是半放弃状态”

  随后马雪阳“插刀”刘洲成,让刘洲成退出组合。马雪阳的行为引出了李茂,他怒怼马雪阳、刘洲成、张远和小五,称“你们四个欠我一句对不起”。李茂称当年不是自己要退出组合的,而是被其他四个人赶出来的。

  3月15号的时候,还在美国上学的徐娇就在微博表示,自己跑超市去囤货,发现很多东西都卖没了,剩下的都是些不受欢迎的东西。

  然而,由于美国疫情越来越严重,徐娇的家人非常担心独自生活的她。再加上她的学校也因为疫情停课了,所以经过多次考量,徐娇决定尽快回国。

  徐娇称,她在回国之前,妈妈就提前和社区报备了,所以下了飞机后她就由区防控指挥部的车子接回了家,居家隔离,全程无缝对接。而她的家人则到其他地方去住了。

  徐娇称,她家的门口已经贴上了隔离人员的字条,门口也装了监控器,实时监督被隔离人员是否外出。

  今天,徐娇表示自己绝对不是特权,此次她独自居家隔离是合乎规定的,严格遵循了社区的安排。

  实际上,大家似乎有误解,认为所有人都必须集中隔离。由于各地情况都不同,所以规定也不一样。

  另外,像徐娇这种有条件独自居家隔离的,其实是可以的,这样可以减少政府负担,留出床位给那些没有条件独自居家隔离的。

  不过要说的是,居家隔离一定是要独自的,且社区有严格监管,比如会在隔离人家门口贴出隔离人员的字条,以及在门口装监控,严防隔离人员外出。

  有网友就说自己家那边也是和徐娇所在的区流程一致,而且去接徐娇回小区的车,是收费的。

  更何况,徐娇每天都在微博写下自己的隔离日记,是一个很认真负责正能量的小姑娘。

  今天下午,据新京报询问杭州疾控中心得知,杭州在3月21日调整了防控措施,集中隔离措施从21日起生效。所以,

  陈伟霆因《古剑奇谭》在内地走红,本来在香港娱乐圈陷入发展困境的他终于有了 能展示自己的舞台。

  近日,有香港媒体曝光陈伟霆从2012年开始投资房产,8年里以个人名义在香港买下5套物业,总价值逾六千万。

  根据媒体整理的房产资料可以看出,随着他的身价越来越高,出手买楼也是越来越豪气。

  从列表中可以看到,2012年,陈伟霆花230万买下坚尼地城厚和街满发大厦高层单元。

  2013年,内地开始走红之后他就更开始买买买了。从2016年到2018年短短3年间就购入3套价值千万的房产。

  去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聊到了创作《野狼Disco》的原因,期间就透露自己已经在北京买房定居了。

  他表示:“为什么要做这首歌?也许就像在北京买房定居一样,没有原因,只有喜欢。”

  有细心的网友发现,陈伟霆之前还曾经使用过写有“北京”字样的手机壳,看来是真的很喜欢北京这座城市了~

  今年春晚的时候,陈伟霆和王嘉尔等人在后台遇到,陈伟霆表示,大家寒暄的话题,主要是围绕“买房”,并爆料尤其是王嘉尔,兴趣浓厚

  陈伟霆自认是一个非常善于投资房产的人,从来没有失败过,看来会给王嘉尔很好的指导建议了~

  据悉,韩国警方所掌握线人为未成年人,最小年龄受害者为年仅11岁的某小学生。而曾经加入过房间共享非法传播物的用户则多达26万人!!!

  EXO成员边伯贤也于3月23日在社交网站更新上传请愿截图,为“N号房”事件发声“请处罚N号房博士和及N号房所有会员”。

  昨天,韩国青瓦台发言人姜珉硕表示:“文在寅总统对包括16名儿童和青少年在内的受害女性表示真心的慰问,对国民正当的愤怒表示赞同。”

  文在寅表示:“政府不仅要删除视频,还要向受害者提供一切法律、医疗、咨询等方面必要的援助。”

  文在寅还称:“此次‘N号房’事件加害者的行为是毁了一个人的人生的残忍行为,青瓦台请愿留言板上签名的人数瞬间超过300万人,这些请愿斩断恶性数码犯罪的国民,特别是女性的呼喊让人感到非常沉重。”他对警方指示说:“应把这一事件视为重大犯罪,彻底进行调查,严惩加害者,特别是对儿童、青少年实施的数码犯罪,应予以更加严厉的处罚。”

  随后,韩国警察厅透露,“N号房事件”的核心嫌疑人“watchman”已于去年年末在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厅被拘留。“watchman”是从N号房创始人“godgod”那里继承并经营该房间的人,也是比经营博士房的“博士”赵某先在这个领域扬名的人。

  “watchman”去年2月从godgod手中接过N号房后,突然销声匿迹,行踪被打上问号。据悉,他另外开设博客,以宣传N号房内共有的非法性剥削物的方式,帮助会员加入,从而提高了影响力。

  现在,警方正致力于追捕三大运营者中剩下的“godgod”。据悉,警方正在对“godgod”的身份进行某种程度的轮廓调查,逐渐缩小调查范围。

  由于韩国民众要求公开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昨天,韩国SBS《8点新闻》公开了“N号房”事件三位主犯之一的“赵博士”长相和身份信息。

  据悉,此人名叫赵主彬(音译),25岁,信息通信专业,在校期间成绩优异,曾作为学报编辑部编辑局长活动。

  而今天下午,首尔地方警察厅召开了个人信息公开委员会,根据《关于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的特例法》第25条“

  话说赵主彬的个人信息被公开后,吓坏了很多人,因为此人就是别人眼中“优秀忠厚善良”的青年。

  他不仅成绩优秀,还乐于参与慈善活动。有网友发现,就在3个月之前,赵博士还积极在某个帮助残疾人的志愿者团体里活动。

  。”2018年12月开始到最近,赵主彬在给无数女性带去痛苦的同时,竟还在对外进行着志愿活动。该志愿者团体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更可怕的还有,据韩媒报道,赵主彬高中时期是在Naver知识人中回答提问500条的“答辩王”,他在高中时期留下的回答中,包含着很多性因素,道貌岸然的样子令人恶心。

  比如,他在2012年9月上高中2年级时,一位用户问道“女团性感服装是否会煽动社会混乱”时,他回答说:“

  ” 接着,他提出:“阿拉伯圈的人通常都紧紧包裹住身体但性犯罪率高,这一开始就成立不了”。当提问者再次提出“请更详细地说明”时,他回答说:“

  。”之后,其他用户表示:“下载了未成年者淫秽物。会被抓走吗?” 对此他回答说:“被查处发现的话会被抓走,但被发现的概率低,不要担心。”

  2013年,一位自称是中学生的用户问到“和姐姐一起跟叔叔玩,叔叔把手伸进姐姐的裙子里”,他回答说:“

  之前张馨予曾晒出自己在家种的菜,现在又晒出自己的花,这是打算跨界务农了嘛哈哈哈哈哈~

  2016年4月,侃爷发行的《Famous》遭到斯威夫特及其团队的猛烈抨击,认为歌曲中涉及霉霉的内容,既是对她的侮辱,也是在蹭她的热度。

  当时,侃爷则声称他事先和霉霉通过视频电话,得到对方的首肯。霉霉不否认通话,但表示后一句歌词她并不知情。

  不久后,卡戴珊po出了霉霉大笑并赞同这首歌的部分视频,以证明对方在说谎。

  然而最近,霉霉和侃爷讨论《Famous》歌词的视频电话完整版曝光,网友发现当年卡戴珊放出的录音是经过恶意剪辑的。

  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个人社交网站发文称霉霉(Taylor Swift)仍然在扮演受害者,

  对此,霉霉的公关经理“树姨”Tree Pine在个人社交网站上发文回怼,“

  近日, 人气男星菅田将晖主持深夜播出的日本放送电台冠名节目《菅田将晖的all night nippon》,这是3月20日他被媒体爆料与女星小松菜奈热恋之后第一次参加节目,但是期间他并没有谈及恋情。

  此前,日媒爆料称,菅田将晖和小松菜奈2015年5月合作电影《错乱的一代》,同年秋季又拍摄电影《溺水小刀》,两人因戏生情,去年秋季合作双主演电影《糸》时开始交往。关于两人恋情详情,可点击→又是因戏生情?这对厌世脸CP,好令人羡慕呀~

  照片中,买超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楼盘信息宣传单。而张嘉倪则身穿长款羽绒服,戴着口罩和帽子,依偎在买超身后。

  此外,有多名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表示在成都市青白江也偶遇了张嘉倪,并晒出了照片。

  他写道:“亲爱的朋友们……我母亲露西娅·博塞刚刚去世,她在最好的地方。”

  露西娅·博塞1947年赢得意大利小姐选美比赛后一举成名,在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浪潮期间闯入电影界,出演了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不戴茶花的茶花女》、《某种爱的纪录》以及费德里科·费里尼的《爱情神话》等电影。

  另外,美国音乐人Mike Longo(迈克·隆戈),于当地时间3月22日因新冠肺炎在纽约的一家医院内去世,享年83岁。

  他的妻子表示,迈克·隆戈于3月17日凌晨被送进了医院,治疗不到一周就去世了,而3月19日迈克·隆戈才刚过完自己的生日。

  迈克·隆戈,出生于1937年3月19日,在爵士乐领域中,是一名杰出的钢琴家和作曲家,长期担任Dizzy Gillespie(迪兹·吉莱斯皮)音乐总监。

  ”。此前两人都曾是吉莱斯皮乐队的成员。据悉,曾出演《绯闻女孩》《悲惨世界》《非常卧底》《红磨坊》等多部热剧的演员艾伦·特维特发文透露自己确诊感染新冠。

  。”他说自觉很幸运,症状很轻微,像感冒,不发热,也没有失去味觉和嗅觉的情况,“而很多人的症状要严重得多,因为这种病毒非常危险”。特维特称自己是上周一做了测试,如今刚刚收到阳性结果。而早在检测前,他就很严肃对待此事。他说:“

  线ine自从去年因与一个暴力街头帮派纠缠不清而被判入狱2年后,一直在纽约市监狱服刑。

  最近,他因害怕感染新冠病毒,向法官提出释放请求。其律师要求法官修改对6ix9ine的判决,并使他有资格接受家庭监禁,因为6ix9ine有严重哮喘,需要定期住院治疗。

  。”据悉,美国爆发新冠病毒最严重的监狱在纽约市,至少有38人检测呈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