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她大概是娱乐圈最被讨厌的女人

未知 2020-07-30 16:40

  居家隔离期间,为了打发时间,Gwyneth一直和家人玩各种棋盘和拼图游戏。她给自己14岁儿子Moses玩的拼图是这样的:

  对于儿子Moses,Gwyneth说:“他拥有看待世界和表达自己的最独特方式”;而Moses对自己的妈妈是这样评价的:“你是个女权主义者,是个badass!”

  在儿子的眼中,她无疑是个好妈妈;她甚至也是个“好前妻”,跟前夫Coldplay的主唱Chris Martin的关系依然亲如一家人;她也有一堆知名好友,看起来人缘也不错。

  几年前,在问鼎了“最让人讨厌的明星”榜首之后,Vanity Fair在采访Gwyneth的时候问了她的看法:“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我是最让人讨厌的?比Chris Brown还要过分?我做了什么?”

  在这个榜单上,Chris Brown排行第20,他因在2009年家暴了Rihanna、在2012年与人在夜店斗殴导致多人受伤而被多次判刑。不过显然,人们对他的厌恶要比Gwyneth小得多。

  人们不喜欢Gwyneth,首先就是她的出身——好莱坞世家,父亲是电影制片人,母亲是知名演员Blythe Danner,教父是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有这样的家世背景,入行自然比别人要轻松。

  光是这样,也许人们只是羡慕嫉妒,偏偏Gwyneth坚持说自己是“白手起家”,强调大学之后父亲就没再给自己支持。自我努力是必然的,但是一味否定自己的“优越面”,反而显得不真实。

  其次就是她的自恋。“好莱坞王室被宠坏的小公主”,围绕Gwyneth的,多是这样的眼光。她也的确像个大小姐那样,经常有一些“迷之操作”,好坏对错大家可以自己看着评价:

  推出个人香薰,名字叫“这味道闻起来像my orgasm”,她的个人网站称这款香味是性感、给人惊喜且令人上瘾的……售价高达75美元并且很快售罄;

  把自己2000年参加奥斯卡红毯的礼裙进行慈善拍卖,筹集的资金用于抗击疫情,并称自己对这条裙子“有很深的情感价值”。但她此前对这条裙子的评价是:“这条裙子还好吧,但完全不适合奥斯卡。那年我之所以穿了它是因为我不想被人看到。”

  非常相信和坚持自己的饮食和养生方法,尝试过“蜂毒疗法”,在体内注入蜂毒以帮助减轻炎症和伤害,其痛苦程度据说非常之高……

  她还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一方面不让家人食用高碳水和高热量食品,但又说只要自己不在家,女儿就会点垃圾食品,一周有三四天她回到家都会看到披萨的残渣,并且连她自己也对法式薯条很疯狂;说自己不吃红肉,但又说“有时人需要一块牛排”;一方面禁酒、禁咖啡因,但又表示自己每周六晚都要抽一根烟,有时也得喝一杯红酒。

  不过厉害的是,Gwyneth认为这是她在做真实的自己,“如果你了解我,那么你就知道我是谁,我很开心,也享受美食,我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感激。”

  说起Gwyneth,我们不得不说说她的情史——因为她线年,Gwyneth和好莱坞最性感热辣的Brad Pitt约会了三年,期间两个人还订婚了。

  两个人因为《七宗罪》结缘,30出头的Pitt和20出头的Gwyneth,正逢最年轻貌美的年华,他们成了当时最惹眼、最时髦的一对金发情侣。

  1995年的时候,Gwyneth要跟Harvey Weinstein合作两部片子,她被这位大佬“邀请”去做按摩,险遭“咸猪手”,好在她及时跟Pitt说了这件事,后者在遇到Weinstein的时候放下狠话:“如果你再让她感到不舒服,我会杀了你!”

  “这真的太厉害了,在我还没有名气和权力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名声和力量来保护我。他是最好的。”两年前在节目上回忆这件事的时候,Gwyneth这样说道。

  后来Pitt也回应了:“这就是我们Ozarks男孩做事的方式,我只是想确保接下来不会有事情发生,因为她将要跟Weinstein合作不止一部电影。”

  霸总+公主的爱情童话,看起来很般配,但还是结束了,Gwyneth说是自己搞砸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们无从知晓。

  结束了与最酷男星的恋情,Gwyneth又和最憨的大本Ben Affleck约会,当时大本凭借《心灵捕手》拿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的小金人,才子一枚,跟Gwyneth也很是般配。

  不过2000年两个人分手了,Gwyneth说是因为二人价值观不合,分手后也还是朋友。前几年大本也说两个人还有联系。

  2002年,Gwyneth遇到了Coldplay的主唱Chris Martin,当时她最爱的父亲因为癌症去世,贴心的Martin专门写歌安抚她,就是那首名曲《Fix you》。一年后,两个人就结婚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直到2011年,一些“知情人士”开始发表夫妻二人的绯闻,比如有人目击Chris和Kate Bosworth亲吻,还在《周六夜现场》后台跟女孩调情……Gwyneth就更严重了,据称她与多名男子有关系,从好莱坞著名律师Kevin Yorn到富商Jeff Soffer,最冲击的还是她与Donovan Leitch的亲吻照一经公开,坐实了不忠传闻。

  不过他们都对这些绯闻坚决予以否认,Gwyneth更控诉这是“荒谬的”,因为那张亲吻照上自己和Martin的女儿、儿子就坐在旁边,只是好友之间的贴面吻别,在这种角度下看起来成了接吻。

  私生活孰是孰非、是真是假我们就无法判断了。不过这对夫妻虽然在2014年分开了,但是分开的方式也很“神仙”,一些媒体将其称为“有史以来最文明的分手”:他们联合发表声明,表达对这段婚姻的惋惜,当外界对二人的分开感到震惊的时候,他们一大家子正在巴哈马的岛上度假……Martin还特意送了Gwyneth分手礼物——Mila Fürstová画的一只飞行中的鸟,这标志着他们生活中一个新的自由阶段。

  这样的“不寻常”一直持续到现在——众所周知Martin和达妹交往之后,还跟Gwyneth以及她的现任老公一起度假、聚会,其乐融融;据说之前Martin和达妹分手还是Gwyneth在中间调和的。

  Gwyneth和现任丈夫、制片人Brad Falchuk也不大寻常,两个人于2018年结婚,但是直到婚后一年,双方才搬到一起住。Gwyneth认为一方面两个人都有孩子,搬到一起之前需要考虑孩子们的接受度,另一方面,她认为这样有助于保留神秘感,也是“一个人想保留自己生活的想法”。

  Gwyneth最让人一言难尽的地方,就是她创立的goop——一个推崇健康、时尚、自然的生活方式品牌。

  像前文提到的香薰,还有一些服装、养生保养品、护肤品等等都会在网站上售卖,还会分享大量的美食食谱和健康理念,并定期开展一些座谈峰会,邀专家名人过来现身说法等等。

  既然是教人们如何健康生活,那必定离不开科学的理论依据,而在这件事上,goop就比较荒谬了……

  比如网站上售卖一块66美元的“玉石”,称其放入私处就可以调节荷尔蒙和内分泌。不过后来goop就因为“未经证实的营销主张”而被罚款14.5万美元;

  Gwyneth认为水是有情感的,水分子会根据你表达时所使用的词语或者周围的音乐而产生变化;

  售卖一款“治疗贴”,声称是跟NASA的太空服用的一个材料。当然结果也是NASA的人出面,说他们没有用过这种材料。

  不出意外,里面倡导和探索的都是像迷幻疗法、能量疗法这样的“反主流科学”,节目也小心翼翼地打上了“旨在娱乐和提供信息,而不提供医疗建议”的字样。

  其中有一集专门探讨女性如何获得身体愉悦,能把这样的课题拿出来讲解、进行一些知识的普及和建议,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还是有着很积极的女性意义的。

  1996年的《艾玛》(Emma)可以算是Gwyneth的成名作,这个角色跟她本人也有一定契合度:都是很自我的大小姐。

  优雅高贵,俏皮活泼,聪明,也少不了一丝刻薄,明明是美国人的Gwyneth操着英式英语,居然很自然地就这样融入到简·奥斯汀笔下的角色里。

  1998年是Gwyneth霸占银幕的一年。先是《双面情人》上映,影片的趣味性在于讲述同一个女孩的两种命运:她赶上地铁,发现男友出轨,分手后她重启生活;她没赶上地铁,被男友蒙在鼓里,继续做个小女人……两种形象,两种气质感觉,同一个角色的差异化Gwyneth表现得很到位。

  紧接着《超完美谋杀案》上映,她游走在两个男人中,既是富豪年轻貌美的妻子,又是与穷画家爱意绵绵的情人。不仅角色让人又爱又恨,她在片中的穿着也成了一大看点,既有上流晚宴的精致着装,又有职业女性的干练随性。

  最后是年底上映的《莎翁情史》,这部作品让她一举夺得奥斯卡影后,也招致了无数的骂声。

  拿下奥斯卡,究竟是靠什么?除了演技,更多的是影片本身的口碑、演员的国籍和资历,最主要的,公关的手段。

  有Weinstein做推手,又经过了一整年的“刷脸”,最终小金人落到了Gwyneth手里。

  与她一同竞争的,有《伊丽莎白》的大魔王,《她比烟花寂寞》的Emily Watson,《亲情无价》的梅姨,《中央车站》的Fernanda Montenegro。论演技,以上四个人都不在Gwyneth之下,但一个澳洲人、一个英国人、一个巴西人,首先就没有本土优势,都是好莱坞的“生脸”(大魔王那时候刚去好莱坞发展),而梅姨的《亲情无价》作品热度又不够高,也不是学院偏爱的题材,只是陪跑。结果,Gwyneth成了赢家。

  可以说,这不是一个全凭实力拿下的奖项。“水”的成分有,但“最水”就言过其实了。我们不说往届奥斯卡,哪怕只看看这十几年的人选,你也会发现一些非常有争议的赢家。这本就是个复杂的行业游戏,并不是谁都能像《朱迪》的Renée或是《至暗时刻》的Gary Oldman那样独占鳌头。

  伴随着这个奖项而来的,还有一件事——这个角色本属于她的好闺蜜Winona Ryder,Gwyneth偶然看到剧本之后却把角色抢了过来。而在一次采访中,Gwyneth说:“这已经成为一个都市传说了,我向上帝发誓我没有这么做。”当然,这只是Gwyneth的说法,事实究竟如何,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说了这么多,对于Gwyneth,你不必喜欢她,但也没必要对所有的“传闻”听之信之。我们看到的完美不一定真实,我们知晓的真相也不一定单纯。

  “名人文化”的可怕之处在于,人们会“跟风式”地对名人产生崇拜或憎恶,或捧或踩,黑白分明。

  让一个看似“高高在上”的公众人物走下“神坛”,接受围攻,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吃瓜”行为,人们通常也不会有负罪感。

  但作为一名女性,Gwyneth活得如此这般自我,有难以让人接受的部分,也有令人服气的地方,我们一定要用审判式的目光来将她定性吗?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很容易偏向她的所作所为;当你讨厌一个人时,你也会偏向于对她不利的言论。所以Gwyneth的“不讨喜”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

标签 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