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从未上过热搜没有占用过流量但却是最可爱的人

未知 2020-03-08 05:53

  一度以为,这次疫情,和那些在疫情中逝去的生命、破碎的家庭,能够教会更多的人珍惜、热爱、尊重生命,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视偶像为一切。然而当疫情刚有缓和,关于明星的消息再度登上热搜。

  或许谁都没错,大家都活在自己为自己筑造的世界里。有人将微博、将网络当成自己的世界,并把偶像奉为这个世界里独一无二的神,容不得任何异己之见。

  有人将医院当成自己的世界,在这里,面对未知的感染风险,忍受跟家人分离的苦楚,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将救死扶伤,视为最重要的事。

  今天我们要讲的人物,他们一辈子的血汗收入,可能抵不上一个娱乐明星一天的收入;他们从未上过热搜,没有刷屏过朋友圈,没有占用过网友的一丝流量。

  他们的世界,是马路,是土地,是风霜雨雪、风餐露宿。他们是中国赚钱最辛苦的一群人,看完他们为疫情做的事,我们必须要问:

  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最该上热搜的人?到底什么,才是网络泛滥的时代里,最值得推崇的价值观?

  武汉疫情发生后,很多医院都严重缺乏保洁人员。面对这种情况,60多岁的朱莲芳和工友们主动报名要求到前线支援。

  朱莲芳说:“在任何时候,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能多分担一点就多分担一点。”

  这群环卫工人在武汉协和医院做完保洁工作后,在一家酒店进行隔离14天。居住的这些天,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不想给你们添麻烦。”

  当看到最后两间房时,酒店经理边哭边说:“我都不忍心再刷门了,不敢看下去了。其实他们没有义务打扫,但这些行为真的很让人感动。”后来有记者联系到曾在酒店居住的环卫工人朱莲芳,她回忆说:

  “我们都是搞环卫的,平时没住过这么好的酒店,心想千万不能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给别人添麻烦。就连平时吃饭,我都再三跟队员强调,要注意不要弄脏房间。”

  他们做着这个城市里最脏最累的活,却拥有纯净的心。这些环卫工人的灵魂,是高贵的。

  自武汉封城后,他每天骑着电瓶车穿梭在武汉的大街小巷,冒险为求助者义务送药,截至目前他已经帮助了600多人。

  吴悠说:“我义务送药,是希望能推动疫情早点结束,让奶奶早点住院,不会患上老年痴呆,不会忘记我。”

  最让人痛心的是,在吴悠配合调查时,他的奶奶因脑溢血昏迷,当场被送到医院进行治疗。

  有些人总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你可以不做那个勇敢的人,但请不要让好人寒心!这些天,吴悠从在肩膀上扛着吸氧机骑10公里累到手失去知觉,到半夜接到电话冒着大雨马上给确诊病人送药……

  他常常是忙到电动车没电,深夜手推着车回家。吴悠说自己被质疑,被误解,这些他都不在乎。因为自己的落脚点是老师,其次是志愿者。

  “我要告诉我的学生们,爱和勇气这个主题,是人类成为高级动物的特点。无论如何都要相信爱,不要做自私的人。”

  当记者问他家人对自己的举动怎么看时,李大哥一边嚼着煎饼,一边淡定地说:“家里人都挺高兴,挺支持的。”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得知自己获得正能量奖金后,李保民哭了,哭得很伤心。

  原来李保民在四岁那年,父母就双双去世了。他从小吃了很多苦,知道穷是什么滋味。

  自己如今至少能吃上一口饭了,所以他想把自己的奖金捐给那些贫困的家庭,最好是能捐给在这次疫情中失去亲人的孩子。

  “这份荣誉我受不起。非常感谢你们,你们帮我一个忙。能不能帮我把我的荣誉奖金,捐给那些没有爹没有娘的孩子们?”

  自疫情发生以来,他就没有回过家,已经加班四十多天。63岁的他,负责所里60多位民警的一日三餐。

  年过六旬,本应是退休的年纪。潘师傅却执意要到抗疫一线,保证前线的警察工作人员能吃上一口热饭,这是一种大爱。

  能有何种理由让这么大年纪的人,留下委屈的泪水,这种时期最不能伤的就是好人的心。

  2月23日,浙江嘉兴紫溪社区疫情防控小组,在进行疫情防控排查工作中,遇到了一位80岁的老人。

  这位老人叫李典尧,无儿无女,常年独居。平时生活节俭,舍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钱。走进老人的家,发现他的家庭条件很一般。

  平时经常能收到救济米面的老人,执意让工作人员把钱收下,随后就默默关上了门。

  程天宏是火神山医院建筑工地的一位吊车司机。大年三十晚上,他接到一个电话,说火神山医院工地缺人开吊车。

  当时,程天宏的爱人劝他还是别去了,他说:“自己身为武汉人,怎么能在这一刻怂呢?”

  他其实内心也是会害怕的,可是当看到病人有地方住内心就很有成就感,这么多天的苦没白吃。

  程天宏说疫情结束后,自己的愿望是带着老婆和孩子,去钓鱼、吃烤肉、喝啤酒!

  下面这张图是雷神山工地的一位工人大叔,拿到工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他说要立马把钱转给家人,让他们去买菜。

  工人们放弃了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争分夺秒建设这座特殊医院。在这里,有的人手指被重型机械压断,有的人过度劳累只能躺在工地上睡......

  再忙再累,他们也没叫过一声苦。快速建成的背后,是这群无名英雄的默默坚守,无怨无悔。

  武汉封城后,无数的普通人站了出来,组成志愿者车队,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中间的时间运送物资。

  这些人中,大部分是90后,他们分文不取。其中有一位志愿者表示自己戴着手套开6个小时的车,手套里面会湿透。而医护人员穿一天防护服,不敢吃饭、不敢上厕所该有多难受?

  河南嵩县闫庄有个竹园沟村,这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村子,却在疫情期间,主动为武汉捐了价值10万元的刚刚进入成熟期的大葱。

  冒着严寒,嵩县闫庄镇竹园沟村的村民几乎全体出动,他们要将自己辛苦种植的大葱,拔出来捐给武汉。

  因为联系不到刨葱的机械,300多个村民徒手拨了整整三天,足足80亩地培育的近10万斤大葱全部被挖了出来,价值近10万元。这是村子里朴实的农民们能想到拿出来最好的东西,也是他们的全部。

  从事体力工作的她,常常是累的全身都是汗。每天清晨6点半开始,晚上7点结束工作。

  去年12月,刘传芳的丈夫被查出慢肺阻,后来病情逐渐加重,基本上没有生活自理能力。

  此次疫情爆发后,在医院照顾丈夫的刘传芳,自告奋勇要求到一线参加环卫工作。

  面对领导的多次拒绝,她反复沟通,表示自己可以兼顾好家人,疫情防控很重要,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一个多月以来,她每天早早地起床,把一天的饭菜提前做好,然后到自己负责的片区工作,抽空再到医院照顾丈夫。

  其实不只是在疫情中,在平凡的时间里,那些平凡的人也一直在自己身处的这片土地,默默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在山东聊城,一位老人在郊区的路边摆了一个简陋的水果摊。没一会儿,有一辆洒水车缓缓驶来,老奶奶急忙躲避。

  那片没有被洒水的地面,是最干净的一片空白。所谓的善良,就是时刻为他人着想。

  2019年年末,在河南郑州,一个农民工大叔上公交车后,怕弄脏座位,直接坐在了地上。

  公交车司机等到下一个红灯时,将车停了下来。走上前去,询问:“大哥,你怎么坐到地上呢?”

  农民工大叔说:“座位那么干净,我身上脏。”司机一把拉住农民工大叔,说:“在我们心中,你是最干净的知道吗?快坐到座位上吧,坐在地上不安全。”

  司机看农民工大叔身体很虚弱,询问过后得知他没钱吃饭,三天只吃了一个馒头。

  司机心里一阵酸楚,将自己备用的火腿肠和零食拿给了农民大叔,最后又为他买了一份热气腾腾的盒饭。

  在陕西西安,一位50岁左右的农民工大哥在进入银行前,先默默将自己的鞋子脱掉,然后跪着去ATM机前办理业务。

  对此,农民工说:“我的鞋太脏了,会弄脏地面,不想给保安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天的地铁车厢有许多空座,可几个农民工怕自己弄脏干净的座位,选择坐在地上。

  因为如果没有他们,这座城市就不会有频频高起的高楼,也不会有便利的交通方式......

  在成都建设路附近,一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冒着大雨,将没有摆放好的共享单车一辆接一辆搬放到指定停车区。

  附近的商家表示经常会看到这个流浪汉。他每次翻完垃圾桶后,还会将垃圾规整好放回垃圾桶,缓缓离开。

  谢谢这世上,所有不动声色的善良。无论时代怎么发展,都不要亏待任何一个好人。

  有人将微博、将网络当成自己的世界,并把偶像奉为这个世界里独一无二的神,容不得任何异己之见。

  有人将医院当成自己的世界,在这里,面对未知的感染风险,忍受跟家人分离的苦楚,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将救死扶伤,视为最重要的事。

  而有些人,一辈子的血汗收入,都抵不上一个娱乐明星一天的收入;他们从未上过热搜,没有刷屏过朋友圈,没有占用过网友的流量。

  他们的世界,是马路,是土地,是风霜雨雪、风餐露宿。他们是中国赚钱最辛苦的一群人,看完他们为疫情做的事,我们必须要问:

  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该上热搜的人?到底什么,才是娱乐泛滥的时代里,值得推崇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