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新闻 > 正文

停业174天电影院经历洗牌后敲响复苏战

未知 2020-07-22 07:10

  导演、编剧张琪东昨日曾和上海电影节组委会的一位朋友交流,因为他正好在上海,想试图要到一些电影节观影的票,但朋友表示自己都弄不到。今天早上他还看到朋友发了一条朋友圈感叹:“自己一张票都没有,所有都抢完了。”

  今日,电影院终于盼来了重启时刻。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国家电影局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中高风险地区暂不开放营业。经济观察网了解到,7月20日上午8时,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开票,据官方数据显示,开票10分钟出票超过10万张。

  张琪东对上海国际电影院售票的火爆不太意外,“人民需要电影”,其实在全民和政府的努力下,全国大部分城市,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基本恢复正常,“据我所知,一些演出活动也通过各种形式开始呈现,但恰恰我们的电影主管部门是比较稳妥的,一直等到7月中旬才作出开放的许可。”他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大家都加入了这场复苏战,直播带货这一工具也融入到电影院的工作中,7月18日,影院复工后首部上映的新片《第一次的别离》和淘票票一起,在淘宝直播间做了首场线日,淘宝直播给电影写了一封信,《我爱的是你爱我》发布会 风行网鼎力支持,宣布推出电影复工专区,为准备上映的影片提供线上路演、直播售票等资源。

  “大部分人还是把电影院重启当作一个新的起点。”在张琪东看来,偌大的一个饥渴市场摆在那里,说一千道一万,重要的是电影质量过得去。

  下半年开启的电影业,业内普遍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报复性消费,而是慢慢恢复的阶段。

  国海证券传媒分析师朱珠表示,今年上半年电影业是亏损,下半年需看定档的影片,才可看其业绩情况,总体看,三四季度环比是改善的。“光线股吧)等制作发行公司,有作品储备,只要定档了,业绩都相对有保证,因为头部的片子,都提前分销出去了,其确定性相对较高。” 朱珠说。

  时隔半年积压了众多题材不一的影片,这预示着会有一场战争。按以往观众的选择,影片导演明星阵容、投资额度等是其所参考的标准。张琪东说,“现在市场饥渴,选择又多,大家现在不是拼什么,考验的更多的是各大电影公司如何卖好手里储备下来的影片,要找卖点,找营销方式,只要电影质量过得去,在现在的电影院状态下,观众还是会宽容的。”

  电影院开业后,在莫争看来,恢复起来还是会很困难:一方面是疫情,令我们无能为力;另一方面是“好电影”,如果没有好的电影上映,疫情结束后,电影市场还是水深火热。“很多影院想坚持,但高房租问题是直接决定其能否生存下去的主要原因。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如补贴房租、购买电影券等。”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电影院慢慢在大家的生活中消失。但是在张琪东看来,疫情也给本来就很艰难的电影业再次打击,“业内有一个玩笑话说是‘爆米花拯救中国电影600977股吧)院’,就算没有疫情,私人企业支撑一家影院还是很困难的。”

  因为疫情原因,张琪东的工作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这短短半年时间,真的可以用“唏嘘不已”来表达他的感受。“本来今年是一个希望之年,2019年经过多年努力,电影获奖的同时,也获得了荣誉,到了2020年,在过年的前几天还陆续接到资方通知年后开始投资进账做我的下一部商业院线,但疫情来了,一切都停了下来。”

  电影业进入灰暗时刻,张琪东和同行都经历了等待和失望,等待的时间久了,慢慢的好像也忘记了失望的感受。

  很多资方在上半年找投资的时候经常会说,因为影院不开,所以投资不确定。“我手里至少有两个超过3000万的院线项目,在资方准备介入的时候,考虑到疫情和影院开门时间的原因搁浅,而且重启时间暂定;还有另一个资方因为自己本身的业务是国际贸易,受到疫情极大影响,导致我们的合作取消。”张琪东说。

  而现在重新开启电影院,也是需要让观众重新恢复这一习惯。今日早上,金睿天甲影业副董事长莫争和电影院经营者聊了一些心声,他对包括经济观察网在内的记者说,“现在很多影院,开门一天损失一万五,但还是要开下去,开业才有希望,才能恢复正常轨道。成都那边,电影院的票甚至只卖一分钱,卖的不是票,是希望。”

  无疑,今年上半年电影院公司是亏损的,电影院也是受到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今年对于整个电影业来说也是不平凡的一年。

  从2017年底,电影行业可谓是“多灾多难”,也传出了几千家影视同行公司倒闭关门的消息。很多外行人士会问张琪东,你们是不是考虑换行业,但在他看来,行业内出局的更多是一些准业内的公司或者偏非专业公司和集体。他上个月去了趟横店探班,热热闹闹的,大小剧组近200个,情况还挺好的。

  “从去年开始逐步诞生出很多专业资方,他们之前可能对电影行业仅仅是热情,但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就开始以专业投资的角色进场了。”张琪东说,通过一年院线和近半年的网络市场酝酿和参与过程中,资方变得更专业起来。经历这一轮删选后,新的资方要进场,就会面临更多的考验,在这个行业里,资方越专业,行业才会越好。

  现在的电影业公司环境刚经历了洗牌,在朱珠看来,拥有资源、资金、资本等公司,抢走出局公司已有的份额,留下来的已经在加码主业了。

  同时,对于电影院线公司一直在思考多元化的经营摸索,如直播带货。朱珠称,“电影院做直播,是尝试,也是试错成本很低的选择。”

  除了电影院做直播形式的探索,很多人都把徐峥导演的《囧妈》当成一个案例,网播电影引起了争议,同行称其打破了行情。“电影绝对不是网络能取代的,人们还是需要去电影院享受一部完整的声光电视听盛宴。在我们大部分人看来这仅仅是种应急措施。”张琪东说。

  但整个行业也有积极的一面,张琪东称,很多没有创作电影的后辈们,在一些短视频平台拍出了非常不错的作品,这可能也为即将复苏的产业带来更多的成长空间。

  疫情洗礼后的电影业,每个人都多了一份经历,也多了一份敬畏之心。最后,记者问张琪东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他称,从三月开始就陆续开始谋划新的项目,思考了很多,也写了不少新的内容去颠覆过去的内容,现在回顾,如果当初如期拍摄了,获得的东西或许也不见得比现在多。

标签